曾經,在七年前,我寫過一篇文章,叫做「23歲的男孩,應該做的事」

 

那是因為那個年頭,詹仁雄寫了一篇叫座「長大」的文章,內容敘述一個「三十五歲的男人不應該做的事情」,不管東施效顰還是譁眾取寵,當時的我弄了篇文章,想要向世界訴說不是只有三十五歲的人才有資格徬徨;然而七年過去了,當初的二十三歲男孩,從大學畢業,讀了研究所,延畢一年,出社會也已經四年,轉眼間(這個連接辭用真好用)也已經三十歲了。

氰化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